中国网首页 本站搜索
回首页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新 闻   滨海新闻  高新速递  滨海缀英  | 创 意   创意中国   创意高新   | 文 娱  文化  娱乐  影视  都市  读书
访 谈   滨海人物  高新访谈  高新英才  | 书 画  画坛  书坛  名家访谈  | 酷 图  环球  时尚 | 视 频 事件 专题
  ·赠台大熊猫“团团”“圆圆”飞抵台北桃园机场 ·降息利好刺激有限 沪指收跌90点失守1900 ·全国将统一个人社会保障号码 缴费年限累计计算 ·我国首笔污染物排放指标网络交易在滨海新区成交 ·天津机场航班已恢复正常 铁路公路运营有序 ·我国汽车业救助计划明年初有望出台 ·欧盟通过新玩具安全指令 中国玩具商再遭冲击 ·组图:我国成功发射“风云二号”06星 ·周末小雪将再度光临天津 ·房地产新政“猛药”医“顽症” 房价有望下调
顶部大图
  高新访谈 滨海人物 高新英才 政策解读 
   
首页 >> 访谈 >> 高新访谈
迎难而上的中国软件外包
中国网滨海高新:www.022china.com  时间: 2008-10-31 22:36:51 

[中国网]:

各位网友大家好,欢迎来到中国网,这里是正在直播的中国访谈·世界对话。1995年王斌和他的三个大学同学一起开创的博彦科技,从此就见证了中国软件外包行业从无到有,从小到大的发展历程,也因此他成为了中国软件外包行业一道亮丽的风景线。总结自己13年来的公司发展历程,王总有这样的一句话,他说:我们从刚开始做别人不愿意做的,到现在发展成为了做别人做不的。我想在这句话的背后,他一定有很多故事和我们大家一起分享。为您介绍今天的嘉宾博彦科技总裁兼首席执行官王斌,王总您好。
 
[王斌]:

主持人好,各位中国网的网友大家好。
 
[中国网]:

今天非常高兴邀请到您来中国访谈来做客。刚才向大家介绍了一个概念就是软件外包,从概念上来理解,我们想象可能是一个高端的服务业,但它具体指的是什么?首先请您为我们介绍一下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?
 
[王斌]:

软件外包的定义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还不是特别的准确。准确的来讲应该是信息服务的外包,就是IT服务。这块从大的方面可以分为三个类型:一种是产品研发和工程方面的外包服务。就是有一些厂商在自己RND,就是将研发阶段的一部分交给第三方的厂商一起合作,这是一类。

第二种,就是应用开发的外包。像一些传统行业,大的银行,保险公司,他们在考虑构建自己的IT系统过程里面,有可能会选用这种服务和产品的提供商,帮助他们把这个系统整个建立起来,使他的整个运营在应用系统上能够更好地支持它的运营。

[王斌]:

第三种,就是业务流程外包,也加BPO。这块是把整个商业流程中间的一个环节直接委托给第三方。举一个例子,大家会比较明白,就是有很多呼叫中心,实际上现在已经外包给专门做呼叫中心服务的提供商了。这块是业务流程外包中间的一部分。

大致来讲,这一类的服务提供商核心的特点是什么?就是怎么样能够使自己的服务建立在信息基础上,去支持传统行业的客户,更好地支持他们的运营。
 
[中国网]:

您最后一句话让我们对这个行业有一个很形象的了解。刚才向大家介绍您是95年开始做博彦公司,开始做外包行业。您怎么样来评价我国现在外包行业的现状?怎么评价十多年来我们走过的路?
 
[王斌]:

其实每个行业的发展,一定有一个契机,像我们国家电信行业的一些设备制造商,包括像中华等供应商,他赶上了一个电信升级换代,包括国内的电信市场迅速的发展,产生了这样的一批企业。中国的外包是在95年左右出现的。那个时候它的契机是有一批跨国公司,他们想进入到中国的市场,希望找一些合作伙伴。传统意义上讲,当一个跨国公司进入到中国,第一个他要找的是分销商。实际上还有一个也需要找的,就是技术方面的合作伙伴,而往往技术方面的合作伙伴不是直接面对客户的,所以大家都不知道。在95年的时候,像微软、惠普、IBM这样的公司正是他们在中国大力发展的时候,可以说他们是第一批的客户,他们进入中国的时候,他们选择了一些给他们提供服务的供应商,博彦是其中的一个。
 
[中国网]:

这是它的简单发展历程。我在网上有看过一个数据,外包方面印度占的份额比较大,有40%多。这个数据准确吗?
 
[王斌]:

应该还是比较准确的。印度是离岸外包,整个的交付是在海外完成的。它在海外的离岸外包市场里面,它占据了很大的份额,有可能比40%还要多。
 
[中国网]:

印度在这方面也把中国当成竞争对手,我们和他们相比,我们有哪些优劣势?
 
[王斌]:

先谈劣势,第一个我们发展的时间比较他们短。中国现在排在前面的最早就13年,印度的公司基本已经有25年了,比我们早十几年的时间。

第二个方面,因为它的时间长,所以它进入到各个行业里面的时间段也比我们早。印度的发展最早的时候,在二十、三十年前,因为GE去印度把很工作转移到印度去做,GE带动了整个行业的发展,现在印度排前5家、前10家当初都是GE的供应商。到后来,随着GE不断的发展,这些供应商的能力在不断的增强,他们也开始选择一些其他的行业客户,包括银行、保险公司等。在这个方面,从GE开始起步,逐步发展了其他方面的客户。
 
[中国网]:

GE是原始带动他们企业的一个源头?

[王斌]:

对。在这方面来讲,他们的时间比我们长,而且他们在某些行业积累的经验也比中国要强。直接从宏观的数字上来讲,印度公司前10个里面最小的比现在中国的前5个加起来都大,从人员规模上。

我们在这些方面都是我们的劣势。我们的优势是什么?有几个,中国现在有几个方面的特点,为什么客户会考虑到中国来?有几个方面的原因:
 
[王斌]:

第一个方面,他们希望能够分散风险。因为印度已经经历了30年的发展,很多的项目都已经过去了,在这里面他们也面临着很大压力。从分散的角度来讲,他们希望找另外一个地区,有这么多人才的供应,有很好的交易工程师,能够给他们提供服务,中国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地。
 
[王斌]:

第二个方面,大的跨国公司在考虑全球布局的时候,亚洲在未来,在它的战略布局里面会成为很重要的增长点,尤其中国是潜在的市场。从这方面来讲,他们希望找到这样的服务供应商以后,不仅能做离岸业务,也可以帮助他们在中国地区,以及在亚洲地区拓展它的业务。我想这两个是它很主要的一个原因。
 
[王斌]:

第三个方面,是在人才方面的一个考虑。中国每年有很多大学毕业生,有很多工程师,也非常聪明,他们也希望能够把这样的资源,人力资本纳入到全球,在人员配制里面做一个综合的考虑。
 
[中国网]:

我国政府对软件外包行业有一个什么样的态度,有哪些政策是扶持它的?
 
[王斌]:

从政府的态度来讲,现在是非常积极的支持,不光是中央政府,包括各个地方政府都非常想大力发展现代服务业,其中也包括IT服务业。这里边,这个行业有什么特点?主要是人力资源密集型的。所销售的东西,实际上都是知识和技术相结合产出的结果是以服务形态出去的,没有污染,又能解决就业问题,而且对于咱们国家的转型期来讲,这是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战略意义。从这个意义上讲,这种信息技术的应用,做得越来越普及,反过来还能够帮助中国本土的企业完成技术的升级。
 
[王斌]:

以前我们拿传统的制造业来讲,我们很多时候是靠低成本就把它做成了。那么随着成本在上升的时候,怎么提高自己的竞争效率,在这里面IT怎么能够帮到你,是越来越重要的。

举一个例子,十年前我去日本的时候,我发现日本的公司,不管是大公司,还是小公司,所有办公室里面都有复印机,而且速度都是非常快的。十年前,在中国复印机是在很大的一个公司,很小的角落里面摆一个。这里边的差别是什么?因为日本的劳动力成本和整个成本高了以后,他非常愿意在技术上,在提高效率方面做投资,把人力解放出来,去创造高附加值方面的东西。
 
[王斌]:

中国从现在往未来走的话,越来越多的企业也会走上这样一条路。从这个意义上讲,不管是做离岸外包,还是将来服务国内的企业,它的市场有巨大的潜力,而且对于供应商来讲,供应商越来越成熟以后,它的能力越来越成熟,对于企业提供的服务也会从原来的低端往高端上走,来帮助整个国内的各行各业提升竞争力。
 
[中国网]:

今年面对人民币升值,我们也请来了很多的经济学家,他们也说对中国制造的影响非常大。我不知道这个会不会对软件外包也产生很大的影响,算不算一个难关?
 
[王斌]:

总体上来讲,应该说不算是一个难关。
 
[中国网]:

影响大吗?
 
[王斌]:

有一定的影响,影响是有的,但不算是个很大的“难关”。从离岸外包的角度上来讲,中国目前的成本,包括给客户报价的时候,在报价上面我们比印度还是低的。这里面有数据可以讲一下,中国排前十名的厂商、供应商,都是本土的,提供离岸外包服务的,基本上人均销售额是2万美元到3万美元之间。印度排前十名的基本上是5万美元到8万之间,包括全球性的公司,像IBM、EDS这样的公司,他们平均是在20万美元左右。实际上反映在你的报价上面,中间还是有很大的差距的。

从这个意义上讲,我们还是有很多、很大的空间可以往上面去走。从成本上讲,中国和印度的差别不是特别大,而人民币在升值,印度的卢比也在升值,所以对于你跟你的同行比较的时候,这两个是差不太多的。但是从客户的角度讲,以前有可能把这个东西拿到印度,或者是拿到中国,大概可以省60%,现在有可能只省50%,或者40%,对他来讲还是一个节省。
 
[中国网]:

您说现在它不算是一个难关,但是会有影响,企业自身也在谋求新的发展之路。您觉得这个时候最希望政府做什么?
 
[王斌]:

最希望政府做的事情有几个方面:

第一个,加快知识产权保护的相关立法。昨天上午我们来了一个客户,他也问到这个问题:“如果我把东西拿到中国来,我的很多东西都有IP,怎么能够保护?”我们说:我们有很好的安防系统等。他说:这个是一个,但是法律方面是什么样的?如果有人透露我们的东西,我们怎么办?我想国内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已经陆续出台了很多方面的法律,比原来要好很多、很多。但是在这方面离他们原来所适应的环境上面还有一些差距,可以逐步的加快这方面的进程。他担心的第一个问题就是IP,这块是政府来主导,任何一个企业做不了这个事情,因为是宏观方面的问题。
 
[王斌]:

第二个,在整个海外市场的营销方面、宣传方面,可以把中国整个的情况和环境,包括刚才我讲到的法律方面的环境,有更多的渠道出去。包括有一些分析师,权威的调查机构,他们每年都会做这方面的相应评比,就是全球哪些地方,通过不同的打分,他有这方面的评比。中国从过去的5年里边,基本上从很靠后的位置逐步的往上走,但是在某些方面,宏观方面,比较方面我们还是落后的。这一块,我们希望能够通过政府的引导性政策,或者能够使宏观的环境有一些变化。同时,能够更好地在海外市场的营销上面推出国家的品牌。
 
[王斌]:

第三个,在人才培养和培训方面。因为大学和企业实际用人方面还是有差距,这个差距怎么能够弥补?这块,有可能企业界和教育界、包括一些专业的培训公司、培训机构中间有一个什么更好的模式,能够做出来。因为这个行业要发展,实际上要有很好的、很强的人才供应链。这块完全靠某一个单一公司不太容易做好。
 
[王斌]:

至于其他方面政府也做了很多事情,包括优惠政策、税收等等方面,都是做得很好的,我觉得在发展期可以起到助力的作用,但是真正行业发展到一定程度,行业应该不用要政府的很多优惠政策都可以赚很多钱,只有这样才说明这个行业在全球才会有竞争力。但是前面必须是政府去主导,去做。
 
[中国网]:

您讲了三点,应该都是和您一样的业内人士的一些心声?
 
[王斌]:

如果考虑长远发展,注重点应该是靠宏观的问题。如果在不同的阶段,有一些公司面临的压力是人民币升值,因为原来的价格就不是很好,现在对他来讲就更难受了。这个时候,他更多的是考虑资助。但我觉得那只是短期的,只能帮你过一个难关,这不能解决竞争力不强的弱点,不能保证持续的盈利。
 
[中国网]:

从您的话我听出来,王总为什么能够看的这么远,是因为博彦现在发展的非常不错,在业内有自己很强大的一席之地。我想多了解一下博彦,可能很多网友跟我一样,想进一步了解这个公司的发展历程,因为它见证了中国软件外包行业的发展历程。首先从名字上给我们介绍一下,为什么起“博彦”这个名字,听上去很文雅。
 
[王斌]:

“博彦”这个名字起得到很有意思,我们公司成立是四各大学的同学一起成立的,我们在上学里面很喜欢听一个Beyond乐队,所以我们的英文名字就叫Beyond。在起中国名字的时候,我们想我们做这个业务主要是以服务来表现我们的产品形态,那这个服务又是高度依赖于人的,这个里边,我们希望这个公司是一个很多人才的聚集地,“博”就是众多、很多的意思,“彦”在古汉语指的是人才,“博彦”就变成很多人才的意思。英文我们叫“Beyond”,后来我们去申请网站的时候,发现“Beyond”已经被注册了,所以我们在后面又加了一个词。
 
[中国网]:

名字上能看出王总非常重视人才,这是一个会聚人才的地方。那么十三年以来公司经历了哪些比较有代表性的阶段?

[王斌]:

从我们公司自己发展的阶段来讲,基本上前面三年属于“存活期”,运气比较好的是我们一开始就给国际一流的企业提供服务。

[中国网]:

是不是因为你们很有眼光,在95年这个行业刚刚起步的时候,您敏锐的捕捉到了商机,所以做起来很容易?

[王斌]:

并不是说敏锐,当时很少有人做这个。当时所有的IT公司都想搞自己的产品,没有人做服务。当时有很多比我们大的公司,如果他们当时想做服务的服务的话,今天就没有我们。当时市场上没有人看到服务将来也可以做大,但是做服务其实很辛苦。做服务增长的速度不像做产品会增长得那么快,比如你做软件产品今年可以卖到100万销售额,明年做5000万都是有可能的。但做服务是做不到的,因为做服务的成长周期是跟人相关的,不可能有那么大的膨胀,除非采用兼并收购的方式才有可能达到这一点。
 
[王斌]:

从这一块来讲,公司刚刚起步,我们想要做的事情就是现在还没有人做的,这是第一条。第二条,未来有可能有前景的。第三条,我们还干得了的。

所以,加上一些机缘,包括我们自己做一些分析以后,我们觉得这方面有可能是细分的市场,我们从这儿介入有可能存活。所以,前三年基本上是埋头干活的阶段,有这样的客户,有这样的订单,我们再去发展,把公司最基本的现金流的问题和其他的问题解决掉。再到后来发现,这个行业已经有那么大的公司,我们可以朝那个方向去努力,去发展。
 
[中国网]:

刚开始起步的时候,你们关注的这个领域是很少有人关注的,那对你们来说是更容易,还是更难?

[王斌]:

我觉得有容易,也有难。容易就是竞争比较少,只要你解决了相关技术方面的难题,这个客户就是你的了。不像现在每一个都要和别人去争,这里面技术反而成为下面的一个环节,这是容易的地方。难的地方,当时里面还有一些技术方面的难点,这个方面需要花时间解决掉。

[中国网]:

博彦公司有没有经历过很难的时候?
 
[王斌]:

有过。我们在公司内部讨论,经常想的,难的方面,在2002年、2003年的时候,当时我们也给另外一个客户提供服务,跟这个客户前前后后合作了将近两年的时间,后来我们决定终止这个服务。原因是这个客户希望每三个月来和你重新谈一次价格,因为他原来很多东西都是做的硬件方面的东西,所以他把这套方法,希望在采购服务的时候也用这样的方法。我们前面很好考虑这方面的因素,都是以客户满意度为己任,只要有客户满意度就可以持续发展。后来就发现不能再这样下去了,因为在这样做下去,基本上不要说赚钱了,能够不赔钱就不错了。后来我们提前三个月主动跟他说,合同期满我们就不再给你们提供服务了。当时他们非常诧异,他们也是很有名的公司。他们说:为什么?我说:在这个方面,你们想要达到的要求我们是做不到的,而且和我们未来想要发展的方向不一样。我们是希望通过我们更好的服务,能够满足你的需要。同时我们希望慢慢的成为你真正的合作伙伴,而不仅仅是在某些地方作为低附加值的合作伙伴。
 
[王斌]:

这个给我们的一个教训,在服务行业里面,选择方向和选择客户是非常、非常重要的,因为你的资源永远都是有限的。经过那次比较痛苦的决定,因为当时在我们的销售收入里面占一定的比重,还有不少人为这个客户服务,如果把这个取消了,我们内部还有很多需要自己消化掉。这个给我们带来的教训很大,第一个你要看准好的方向,还有一个就是要找到一个好的客户。这种好的客户,我们定义:他现在能给你带来很大的收益,而且在未来有很大的前景,也能够给你带来很好的收益,而且大家在考虑客户、供应商的关系来讲,会逐步的走上去。

在初期的时候,客户找供应商,找外包,有可能就是想找一个人替我省钱。但是做到一定程度,除了直接成本的省掉以外,他希望你能够提供更好的服务。再往后,有可能你就是他的商业合作伙伴,能够帮助他在市场上击败他的竞争对手,提高他的核心竞争力。从某一些方面讲,这是我们希望达到的目标。
 
[中国网]:

您的这个案例应该对业内很多人士都有很多的启发?
 
[王斌]:

在发展的过程里边,肯定每家公司都有过,有一些好的,有一些不好的。其实难的时候,不是说一帆风顺的时候。难的时候是你看着这是一个很有名的客户,你去跟他说:我不再给你服务了。说不是很难的。
 
[中国网]:

因为会放弃很多。

[王斌]:

但是放弃反过来才能够集中,如果谁来找你你都提供服务的话,你就没有特点了。
 
[中国网]:

您现在想想这个放弃依然是非常值得的。
 
[王斌]:

通过那次放弃,我们的业务增长速度更快。因为在那方面不是很顺利的时候,客户的要求你很难去满足它,在很长时间去和他沟通,甚至在某些方面教育他的时候,实际上你花了太多的时间在解决问题,而不是在创造机会。
 
[中国网]:

您刚开始讲,你刚进入这个行业的时候,问您是困难还是容易。您说有困难的一面,因为路要靠自己去摸索,容易是因为竞争对手很少。但是这13年发展过来一路上的困难和容易是不是相互转化的,慢慢大家意识到这是一个市场,竞争的人多了,你的竞争对手增多了。另一方面你自身的经验增加了,可能路会好走一些。有没有这样的因素在里面?
 
[王斌]:

一个企业发展到不同阶段的时候,面临的挑战是不一样的。刚开始创业的时候,是怎么能够挖到第一桶金,怎么能够活下去?再发展到一定阶段时,你选择方向,选择客户,就变得比较重要。因为越往后,你的决策,投入的资源变得越来越大。不像刚开始小的时候。
 
[中国网]:

船小好调头。
 
[王斌]:

对,这个不行我就做别的,有可能有5个机会我就做一个,我很快就发展起来了。在这里边,对于公司的组织结构,包括管理上面的挑战也是不一样的。目前这个阶段,我们其实提出的一个方向,从战略上面讲,我们希望能够往价值链的高端上走。因为中国,包括印度,在未来的十年,二十年以后,成本优势会慢慢的消失。你一定要提供独特的,有价值的方案给客户,让他们能认可你的价值,是为价值付钱,而不是为价格付钱。当然现在成本领先是让客户主动找你,就是你比较容易的快速成长的因素。这是第一个。

[王斌]:

第二个,要重点专著于某几个领域,在这几个领域我们要做到有世界级的竞争力,因为做服务不应该什么行业都可以,这是不可能的。围绕着这样的策略,我们在构建整个的公司架构和资源方面,我们也是看全球,我们会把中国的优势发展得很好。但是有一些地方我们没有,我们就要和别人建立合作伙伴关系,要通过兼并收购,或者是通过上下游的关系整合起来,最终的提供给我们针对的客户。
 
[中国网]:

中国访谈也邀请一些企业的总裁来做客,我问到他们的时候,我说:您的企业核心竞争力是什么?他们无一例外说:是我的人才。我想请问王总,您的企业用什么样的方式和办法去留住那么多的人才? 
 
[王斌]:

这个话题对服务业,尤其是IT服务业来讲是一个非常好的话题,大家花很多时间都是在讨论这个问题。坦白讲,我们在某些地方做得离心理的期望值差很多,这里面有一个认知和逐步改进的过程。

对我印象比较深的,有一次我去听人力资源的课,当时这个教授举了很多例子,我记住的很重要的一句话,他说:人才和企业一定是有一个匹配的。在宣传的时候,我们要把最好的人才都吸引过来。但是“最好”是怎么定义的?你想一想,世界上最大的企业有多少人?不会超过100万人,所以你们应该是花所有的时间和经历,吸引到,第一和你们企业匹配的人。第二,把这些人吸引进来。第三,很好的对待他们。就可以了。因为全球有50多亿人,你不可能把50多亿人都吸引过来。
 
[王斌]:

这里面我们做过一些调整,我们用的人和微软的人,和Google的人也不一样,和IBM也不太一样,我们能给他们带来哪些附加值。这里面,每年的大学校园招聘里面我们花了很长的时间,从2001年到现在,我们每年有将近50%的员工是从校园直接招进来了,以前的比例还高。
 
[王斌]:

从这方面我们做一些分析,这些员工最需要的是什么?他们最需要的是实际的工作经验,需要很好的培训,然后你要给他机会。你希望他能跟你待多长时间?这个问题我们也反复考虑,原来说我希望你们进来和我们奋斗终身,后来发现这个不太现实。我们就调查,别人为什么愿意来?我们希望我们进来的人和我们离开的人,不管是他在市场上再去找工作,会拿到很多的工资、奖金,他的工资能够有很大的涨幅,这个就是他在这几年里面能够得到很好的增值。如果这方面做得好,我们会有源源不断的人才进入。
 
[王斌]:

还有一些好的职位空出来,有一些人可以提升上来,那么外面有的话,他就有可能去外面了。形成这样一个动态的机制,整个人才的问题才是一个比较好的解决方法。以前也想过,我们是不是设这样一个很高、很高的违约,或者是其他方面的合同。后来发现,这个东西不是一个长久的解决之道。解决之道,就是员工跟公司之间应该达到双赢的过程。

这个双赢,在一定的时间段里面,每一方都得到了他想要得到的东西,对于大学毕业生来讲,他加入这个公司,两年、三年他达到什么样子,好,他就升上去。或者不好,没有机会,外面有机会,很容易就走。这样,对于两者都是很好的。
 
[中国网]:

像您说的,可能毕业生来了之后,跟他们说:我们要在一起终身奋斗,奋斗终身。现在您的思想改变了,您对新进来了大学生会怎么说?
 
[王斌]:

我说:很少有人能够在一个公司工作一辈子,包括我在内。即使你想工作一辈子,有一天你有要退休的。尤其是现在整个人力资源市场的变化,在过去20年里的变化速度非常快。对于企业来讲,选准合适的人,在内部的体系里面把他们放到合适的位置上,在这个过程当中,让他给公司作出贡献,是他自己增值,这样才长久。IBM,开始讲是终身雇佣的,但是他做不下去了。我们是希望在这样一个里面,把有志于从事于IT,把IT作为自己服务的一些人员,通过加入博彦,将来使他有很多、很好的机会。只有这样,这个公司才会有很好的吸引力。类似麦肯锡,类似GE一样,他加入这节代表着未来我可能会达到某一个程度,要么我就可以一直升,要么出去的话我可以有很多的机会。

[中国网]:

您真的是思想新潮的一个老板?

[王斌]:

不是新潮,是被逼出来的。
 
[中国网]:

观念也在改变。

[王斌]:

我们出去做事的时候,我希望我们做一个百年老店,但是实际上在这个过程中是没有办法竞争,你能做的就是如何去适应它,找一个好的方面,满足几个方面的需要。
 
[中国网]:

听说您经常说的一句话,就是“眼要高手要低”,是吗?
 
[王斌]:

要做一件事情,要想做成大事情,或者是想做成一个成功的事情,就是我们原来讲的,你要“胸怀大志,同时还要脚踏实地。”在十几年里边,你会发现最后真正成功的那些公司,除了运气以外,很多人刚开始的理想定位还是比较高的,如果说我毕业就想赚一点钱,刚开始是这样的想法。做到一定时间以后,你就会发现,除了赚钱以外,你还应该有一些其他方面的追求,包括成就感,大一点就是你对社会的贡献,或者是这个企业将来的社会责任等,它们是一个相互的过程。这种定位和立志高远的结合会吸引更多的人愿意来。但是,初创型企业资源又不够,你很多时候不能说,你在一个大公司做这个事情的时候,很多的公司都可以很快拿过来就可以做,很多时候你需要自己亲自尝试,这个时候需要很强的实干精神。
 
[王斌]:

包括给客户提供的服务也是,我们要努力成为客户的商业合作伙伴。但是现在,客户认定你还不是,他现在给你的价格还是按照这个来的,你怎么办?你还是需要做。但是你是有理想的去做,而不是说我今天就做这个,我觉得很好。这个我能再做50年,能够一直赚钱,是不可能的。
 
[中国网]:

有很多想要跻身这个行业的后来者,王总对他们有什么样的寄语?
 
[王斌]:

服务行业未来的前景是非常广阔的,从未来的大格局上会分为不同的阵营。第一梯队,它服务的范围也好是比较大,很多大的客户是这样的。还有一些中等类型和小类型。服务行业,相对来讲,只要有独特方面的解决方案,或者是客户关系,两个人就可以成立公司。会计师、律师都是这样的。IT方面也有,有一些很高端的IT,一个人就可以搞一个公司,十几个人都可以。但是你要想成做规模的话,就会加入很多东西。进入门槛儿很低,越往后走,你会发现要加很多方面的东西。

我对大家的建议是:永远关注你的客户,永远做客户认为是重要的事情。还有一个就是集中所有的资源和优势去满足前面的这两点。
 
[中国网]:

未来博彦最理想的一个蓝图是什么?王总一定勾划过,为我们介绍一下。

[王斌]:

我们希望,从全球来讲,现在全球前十家,前二十家全球性的服务供应商还是以美国、欧洲、日本的为主。印度因为离岸做得很大,他们现在已经开始向价值链的高端走。在未来,我们希望在全球的IT服务供应商里面,应该有1—2家,甚至2—3家是以中国为主的IT服务商,我们希望我们是其中的一个。

[中国网]:

非常感谢王总在中国访谈向我们介绍这么多自己的经验和感受,包括博彦这家公司的历程。从英文名字上听是带着梦想的年轻人创立的公司能够发展越来越好,祝愿王总未来的工作能够越来越顺利。谢谢您,谢谢大家的收看,我们下期再会!

 

 

 

 
[推荐] [收藏] [打印] [关闭]
 
文章来源: 中国网 责任编辑: 正轩
 >> 相关新闻
 

 >> 图片新闻推荐
百度的危与机
我国发射风云二号06星
19户村民筹资建穿山隧道
女孩被老师拧裂耳朵
韩企欠薪撤离愈演愈烈
抗震战士集体保送上大学
 
     滨海新闻
天津港电网改造完成 ·滨海个体店竞推人性化管理
·汉沽政协提案 办复率100%
·中新生态城将用绿色电梯
·滨海建我国首笔污染物排放指标网络交易
·经济低迷未过大影响空客A320总装线生产
·20项大项目:东汽风电设备项目开工
 
     高新速递
组图:雪姑娘夜临高新区
高新区与农合银行结成小企业信用共同体
天津高新区书画摄影动漫作品展今开幕
高新区第四期赴新行政管理培训归来
京津联手打造软件与服务外包产业新优势
高新区隆重举办2008年软件知识大赛
 
     创意产业
全球创意圣诞树疯 能吃的创意 另类 奇思妙想 创意惊人 22个最具创意绿色
 
     创意视觉
22个最具创意绿色建筑
史上最性感的轿车Top50
     热点关注
 ·大型史诗剧《解放》天津拍摄 本网独家探营
 ·创新生活设计
 ·2008前三季度中国经济数据分析
 ·组图:阿娇走出艳照门阴影 再爆美艳写真
 ·天津金皇美术馆“名家书画展 ”开展(组图)
 
 
     明星
最热辣的女星莎拉波娃
女明星的诱惑透视装
章子怡秀美背
布兰妮穿SM透视装表演
     访谈
朱校科
孙来君:从鱼贩到董事长
迎难而上的中国软件外包
局中人剖析危机三大根源
产业结构升级非做不可
何众志
一位日本老人的中国情结
三美电机青木诚
商业学术双收布可汗
后起之秀——冯翠
 
 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指南 投稿指南 网站律师 奋战加盟 联系我们
导航中国
中国政府网 | 中国网 | 人民网 | 新华网 | 央视网 | 国际在线 | 中国日报网 | 中国经济网 | 中青网| 中国台湾网 | 中新网 | 中国广播网| 光明网| 中国共产党新闻| 中国人权| 学习时报| 中国法院网| 北青网| 中国知识| 中华新闻传媒网| 金融界|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
天津滨海新区官方网站|泰达在线| 天津开发区投资网|天津港保税区|开发区贸促网|天津滨海人才网| 海洋高新人才网|塘沽政务网|大港区信息网|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国际学校
友情链接
天津政务网 | 天津科技网 | 北方网 | 天津日报 | 今晚报 | 新华网天津频道 | 人民网天津视窗 | 天视网 | 中国天津人事信息网 | 北方人才网 | 天津统计信息网 | 天津警务网 | 天津法院网 | 天津市质量技术监督信息网 | 世天网 | 天津文化信息网 | 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 | 天津古籍出版社 | 天津文化艺术网
版权所有 中国网·滨海高新 电子邮件: bh@china.com.cn 电话: 022—23859575
京ICP证 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:0105123 津购科技提供网络技术支持